从拼多多假货到链家甲醛风波商业伦理为何后排

2018-09-03 09:43 点击:

  两家公司,皆为行业独角兽,皆在扩张路上一路狂奔。他们相继被公众用放大镜集中检视,一方面显示这些企业已经大到可以影响巨量百姓的生活,另一方面也显示了社会对它们成熟度的焦虑。

  拼多多抓住四五六线城市在电商领域的剩余红利,一举抓住数以亿计的用户,但代价和前提是,平台机制为假冒伪劣留下了巨大的生存甚至发育机会,赢得了用户,却可以让四五个人的作坊,用螺丝刀拼装出品牌电视。这一“有毒”平台,传导到供给侧,规则与商业伦理双双沦陷。

  对于链家,不断爆出旗下公司自如出租房甲醛超标问题。这事关健康,而且是可能导致严重疾病的问题。很难想象,这种房间是如何被公司认可并被推向市场的。

  其实对于这些企业暴露出的问题,在一开始或者说在企业渐进成长的过程中都会显现出来,问题本来可以被扼杀在萌芽中,可为什么他们不呢?

  拼多多的平台,一旦严格管控假冒伪劣,他们做的就是天猫、京东自营的生意,这显然不是他们愿意的,低价产品,才是他们的出路,如果产品提供商家无法像小米一样重新构建新的生产逻辑,成本根本降不下来,因此,默认或者默许假冒伪劣的肆意生长,反而成了平台运营的核心逻辑。自如,本质上一样是为了在收房价格与出租价格中间获得更大的利润空间,降低装修成本甚至管理成本,就是一种必然路径。

  这些都不是市场竞争造成的,这里所有的出发点在于,平台利益第一,还是顾客利益第一的选择。反观两家公司,如果顾客利益第一,显然,拼多多的平台设置和技术逻辑将全部改变,商业模式的成立与否都是问题。当然有人抬杠说,有一个群体是需要拼多多的。但是实际上,如果拼多多以这样的方式满足需求,只会让整个社会为此付出更大的代价和成本,最终的受益人,并不是那些在买三五百元品牌电视的“刚需者”。而对于自如来说,只需要对甲醛含量符合标准的材料进行渠道控制,并在最终验收上设置标准,甚至在租客租房前,主动提供检验标准就可以。

  他们在商业伦理与规则的博弈上,共同找到一条缝隙,穿越而过。但结果是:拼多多市值大折,自如不得不在舆论风暴中“接下所有的批评和责任”。

  事实上,近期的两家独角兽,并不是穿越商业伦理之缝的全部。广遭诟病的游戏行业,让无数青少年沉迷其中不能自拔,甚至也闹出过人命,其隐形破坏力,可以说大过上述任何一家企业。是不能提供反沉迷系统吗?当然不是,事实的真相是,他们用成百上千的码农在让孩子们“上瘾”,从商业的角度说,这没有问题,但商业世界如果不能将孩子与成人分开,其实商业本身就有问题。具体到游戏,其实实名认证加人脸识别再加时间控制,这种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技术只需要加入到系统中,孩子们的时间将被强制控制。游戏公司为何不做?不是不能,是不为。他们需要的就是让人将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游戏中去,以此获得利润。

  著名商帮晋商,曾在明代就有“利以义止”,在清代更是升级为“以义制利”;延续数百年的同仁堂则有“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话题虽老,但其提示的商业伦理前排就坐的基本原则永不衰老:客户第一,商家第二。无论是互联网还是物联网,甚至人工智能新时代,这一原则都会颠扑不破。

  对于一家企业来说,如果商业伦理沦陷,商业规则被弃,就算你一万次说“所有的批评我收下,所有的责任我承担”,又有什么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