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毒师》:与制毒科教片仅一步之遥

2018-09-01 10:00 点击:

  (来源:外滩画报)五季过后,《绝命毒师》(Breaking Bad)终于画上句号。自 2008 年 1 月 20 日登陆有线电视台 AMC 以来,该剧连续入围艾美奖剧情类最佳剧集提名,终于在今年的第 65 届艾美奖上斩获该奖项。此外,该剧还获得了三座剧情类最佳男主角奖(布莱恩·科兰斯顿)和两座最佳男配角奖(艾伦·保罗)。最后一季更是在专业影视评论网站 Metacritic 上,综合 22 位专职剧评人的打分,赢得 99 分的高分(百分制),创下该网站有史以来电视作品最高分数纪录。

  能获得如此高的评价,除了扣人心弦的剧情设置和几位主角精湛的演技外,《绝命毒师》主创尊重科学的严谨态度也起到了关键作用。本剧主角、由布莱恩·科兰斯顿(Bryan Cranston)饰演的“老白”(Walter White)原本是高中化学教师,出于无奈才将自己的专业知识运用在制作上。因此,影片自第一季起便涉及不少专业化学知识。虽然深奥的化学反应对普通观众而言仿如魔术,即便乱扯一通,我们也无从察觉,但其实它们都有据可循。

  为准备角色,《绝命毒师》剧组专门找了 DEA(美国禁毒署)的化学专家,替科兰斯顿上课。“他们并没让我真的把给做出来,但整个过程全都教给我了,只差最后制作出来而已。”接受媒体访问时,他告诉记者,“整个过程极其复杂,涉及大量挥发性元素,随时都有爆炸危险,所以很多制作者身上都会有烧伤痕迹,甚至缺胳膊少腿的。”当然,DEA 也负责对涉及制作的具体情节做出审核,他们会省略其中某些关键元素,以免《绝命毒师》真的变成了制毒教学片。而这只是该剧为追求科学性而做的大量准备工作之一,根据新一期《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杂志披露,《绝命毒师》背后有个专业顾问团队,其领军人物名叫唐娜·J。尼尔森(Donna J. Nelson),是位在俄克拉荷马大学化学系有着 20 年执教经验的化学专家。

  根据俄克拉荷马大学化学系官网介绍,尼尔森教授曾师从 1979 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赫伯特·布朗(H. C. Brown),专攻透明单壁碳纳米管的实际应用、链烯的交互作用等高新课题,获得过 2012 年俄克拉荷马州化学成就奖。同时,简历中也写明了她自 2008 年起便担任《绝命毒师》科学顾问的不凡经历。回顾当初,她记得是在美国化学协会的专业期刊《化学化工新闻》(Chemical & Engineering News)上读到一篇《绝命毒师》创作人文斯·吉连(Vince Gilligan)的访谈:“他谈到该剧涉及很多化学知识,但剧组却缺少足够资金去聘请专职科学顾问,于是编剧们只能上网谷歌各种知识点。我心想这事情我倒是可以帮忙。平时,我身边总有不少科学家、化学老师,看着影视作品中那些大错特错的东西,痛心疾首、抱怨连连。与其这样,还不如主动站出来帮助他们。所以我通过《化学化工新闻》的编辑联系到了吉连,他邀请我和我当时还在大学念化学的儿子一起去了摄影棚,与所有编剧见面。之后,每当遇上吃不准的专业问题,他们就会给我写信,甚至把整个一集剧本都寄给我。我会给出相应意见,尽量使那些台词、情节听着逼真可信。”

  给唐娜留下较深印象的合作是第四季第一集《美工刀》(Box Cutter)。“那一集中,毒枭 Gus 的手下成功炼制出了,老白想要说服他们,自己的专业地位是无法被人取代的。为打动毒枭,他有一大段独白,里面有许多关于对映体、非对映体、手性中心的专业内容,那些都是我与亲自担任该集编剧的吉连一同合作的结果。”唐娜的努力没有白费,去年年初揭晓的美国编剧工会奖评选中,《美工刀》为文斯·吉连带来了单集最佳剧本奖,而唐娜正是这奖座背后的无名英雄。让唐娜在某种程度上感到自豪的还有“母体”这个词。“某天我给编剧讲到关于甲胺的内容,我告诉他们,当你们使用那个母体(precursor,制备催化剂某一成分所用的原料称为母体)时,他们把我打断了:母体,什么是母体?我给他们做了解释,你或许已经注意到了,这词后来频繁出现在台词里。”

  第一季中,老白还是中学化学老师,有场戏中他要为学生写些关于链烯的板书。于是,那场戏里你看到的板书,其实都是剧组照着唐娜传来的手稿依样画葫芦的。“黑板上的链烯还是少画了几个氢原子,但总体来说没问题。”

  当然,这毕竟是面向广大收视人群的娱乐节目,有时候唐娜也得稍稍让她的科学精神做些让步。“例如老白用 30 加仑甲胺合成的那场戏,使用不同的还原剂,得出的分量是不同的。于是我给他们开了张单子,列出了不同试剂将会得到的相应结果。最终他们选了汞和铝这两种还原剂,因为演员说起来比较方便。我看了一下,其他试剂确实念起来都很拗口,尽管从科学角度来说,汞和铝并非是最稳定、最便宜或最高产的还原剂,但我还是决定尊重他们的意见。”

  在唐娜看来,涉及科学常识的影视作品,还是应该要做到尊重科学。“这不仅是因为错误的内容会误导观众,更在于如今的观众普遍越来越具有科学常识,而观看影视作品时,需要我们全情投入才能更好地享受其中乐趣。一旦情节出现某些与他们的科学常识不符之处,就会导致观众出戏,他们会抱怨,这就伤害到了影视作品本身的感染力。所以在我看来,尊重科学,对观众,对那些影视作品本身,都是件好事情。”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