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醇期货日报)山东甲醇产销自成体系 行业企业经

更新:18-12-01 12:41     点击:
  • 品牌:
  • 型号:
产品介绍

  第四季度以来,伴随着MTO装置停产、国际原油价格下跌、冬季限产不及预期等一系列利空消息,甲醇市场被阴霾覆盖

  又到“一年冬季故事”时,今年的甲醇故事将如何开讲?在这样一个关键节点,期货日报组织的“期宝”2018年第四季度山东地区甲醇产业链调研,走访了国内甲醇第二大生产省和第一大消耗省——山东,通过对当地甲醇上、中、下游市场的调研,就甲醇当前的生产和需求状况进行跟踪,把握市场驱动力和行情脉络

  每年冬季,甲醇市场都会有不同的故事发生。相较于去年红火的“冬季恋歌”,今年冬季的甲醇市场却让人感到了“凉凉”。究其原因,近两年环保题材笼罩着商品市场,尤其是去年下半年的表现尤为明显

  “对于甲醇市场而言,焦炉气限产、煤改气、醇基燃料一步步将行情推向高点。”新湖期货分析师李添表示,去年冬季,无论在市场心态,还是在供需基本面,多头都占据绝对优势,其核心逻辑在于超预期的因素导致“供减需增”。据测算,2017年全年甲醇供需差仅为2016年的26%,并且在下半年出现了供需差为负的鲜有格局

  基于去年第四季度甲醇的超预期表现,今年的环保题材被早早地激发出来。自甲醇1901合约上市后,市场惯性地叠加季节性因素。从今年开始,市场对环保的担忧成为多头惯用的筹码,为甲醇易涨难跌属性增添了颜色

  “在这一轮价格下跌之前,甲醇主力合约价格的运行底部明显高于2017年,底部支撑线合约。”李添分析说

  甲醇价格长期高位运行,导致上下游产业链利润分配不均。作为甲醇需求的半壁江山,MTO工厂的利润大面积缩水。其中,浙江某装置1—10月的吨烯烃利润均值从去年同期的729元/吨下滑至今年的296元/吨,这主要是因为出于经济性考量,MTO装置检修频繁。此外,部分CTO装置由于甲醇端利润高于烯烃端,出现了外销甲醇的行为

  “行情回调的导火索在于MTO装置出现弃甲醇而顾单体的做法,引发市场对甲醇需求的长远担忧。同时,原油价格下跌加速了甲醇价格的下跌步伐。”李添认为,在MTO需求减弱和原油价格下跌的双重压力下,虽然甲醇价格底部空间模糊,但是MTO工厂的利润已经出现了明显修复,接下来市场焦点将更多集中在原油端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环保、技术、产业升级,能源化工品之间的联系千丝万缕。长期来看,甲醇与相关品种走势的差异化所积累的矛盾,将带来甲醇行业结构的转变,而原油、天然气、煤炭的供需与价格变化,则带来整个产业结构的转变。“比如,今年年底,需求端风险可能成为未来行情的主导。一系列新旧矛盾点交错引发不一样的行情,未来甲醇市场将更加多变,并充满挑战。”李添说

  甲醇市场中一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港口甲醇看烯烃,内地甲醇看山东。作为全国甲醇第二大生产省份和第一大消费省份,山东地区年消耗甲醇量超过900万吨,众多甲醇下游集结于此。其中,鲁南地区拥有联想联泓、阳煤恒通两套甲醇制烯烃装置,临沂地区是我国东部最大的甲醛生产基地,鲁西南地区是我国重要的醋酸生产区域,鲁北地区更是拥有国内一半左右的MTBE产能以及甲烷氯化物、乌洛托品等下游。巨大的产销量也使得山东地区成为被市场关注的核心区域

  “山东的甲醇市场地区分化极为明显。可以说,山东的甲醇市场是中国甲醇市场的缩影,南部甲醇制烯烃,北部传统下游集结,西北、西南是主要的供应地,中东部则是主要的消耗地。”招金期货分析师于芃森告诉期货日报记者

  据了解,山东的甲醇市场,以鲁中丘陵的泰山山脉为界,形成了山南和山北两个完全不同的大区域,鲁北地区主要与河北、山西中北部地区、陕西、内蒙古、宁夏、新疆地区存在极为密切的交流,鲁南地区则与山西南部、河南、陕西关中地区存在产销物流。鲁西、鲁北地区是主要的甲醇生产地,鲁中、鲁东地区是主要的消耗地,鲁南地区是主要的对外销售地

  从下游消费结构来看,鲁南、鲁东地区是主要的甲醇制烯烃和醋酸等下游集结地,与华东市场联系较为紧密,并与苏北地区形成了一个淮海地区产销相对独立的市场,并在国内占据相当重要的地位

  “一方面,鲁南与苏北地区是一个巨大的消耗地,承担着消耗陕西关中、河南一带富余甲醇的任务;另一方面,鲁南与苏北地区、与华东市场更接近,每年都要往华东市场投放一定量的甲醇,用于抵抗进口货物冲击。鲁北地区是主要的甲醇传统下游集结地,用量虽然巨大,但是比较分散,而且主要是内耗,并不具备外销功能。”调研中某企业相关人员介绍说

  值得一提的是,鲁北地区由于存在与西北地区的物流闭环,使得运输上更便利,并且运费相对较低。同时,鲁南地区与陕西南部、河南存在物流运输关系。鲁北与鲁南两条横贯东西的甲醇物流线路,将长江以北的甲醇市场与华东、华南市场隔断,这才形成了港口、内地两个甲醇市场

  在中银国际期货的邓世恒看来,虽然两个甲醇市场同处山东省内,但是不同地区的市场结构各有不同。其中,鲁西作为西北货源流入的重要节点,贸易活跃;鲁北作为山东甲醇的主要需求地,又与炼油行业息息相关;鲁中地区的供需结构则相对传统。不过,当一个地区的供需平衡产生变化时,又将对其他地区的供需产生影响,所以研究各地区甲醇市场的供需变化,对研判甲醇价格波动方向具有重要的参考意义

  既然需求端被市场人士认为是未来行情发展的主导,那么甲醇第一大消耗省份山东地区的下游需求是一种怎样的状态呢

  依托庞大的地炼产业,山东地区的MTBE和甲醇制氢形成了看似分散实则总体规模不小的甲醇需求。“虽然每家炼厂的甲醇需求量可能仅在200—300吨/天,但是周边有20—30家这样的炼厂,需求总量是不容忽视的。”调研中某企业相关负责人表示

  据受访企业介绍,中国一半以上的MTBE产销量在环渤海区域,此区域的MTBE理论年产能在700万—800万吨,夏季高峰时折合甲醇需求接近25万吨/月,不逊于两套MTO工厂的甲醇需求量。实际上,近年来,受汽油需求增长和油品质量升级的拉动,作为调油组分的MTBE需求也在稳步增加

  “2017年,国内MBTE新增产能合计达235万吨,由此带动MTBE产量明显增加,尤其是山东地区的市场规模不断扩张。然而,近期随着原油价格下跌,炼厂裂解利润普遍不佳,汽油消费步入季节性淡季,当地市场明显表现出MTBE需求下滑的问题。”东证期货研究员杜彩凤分析说,长期来看,MTBE市场将面临挑战,一是国内汽油市场的扩张速度放缓;二是油品升级引爆MTBE需求的高峰期已过;三是近期政策面力推乙醇汽油,MTBE作为调油原料的前景并不乐观

  然而,甲醇制氢工艺具有投资低、无污染、成本低等优点,是中小规模制氢的最佳方法,炼油业也是氢气最大的终端市场。近些年,山东地炼崛起,除了传统炼厂干气制氢、油制氢、天然气制氢和煤制氢之外,山东地炼也在大量采用甲醇制氢路线作为油品升级的氢源。据不完全统计,近两年,山东地区建成的大型项目总规模接近30万Nm3/h,对应的甲醇需求超过120万吨/年

  在杜彩凤看来,随着油品质量升级、渣油脱硫、重油精制、柴油改质等领域的深入发展,炼厂氢气的需求量将进一步提升。甲醇制氢在国内甲醇需求结构中虽然暂时占比不大,但却是最具成长潜力的组成部分之一

  从需求方面看,调研中的厂商仍然对近期甲醇需求呈现偏悲观态度。“由于今年环保限产进度和压力较去年偏松动,市场提前备煤、备气的存在,性价比偏低且存在安监压力的甲醇燃料需求或较去年下降很多,仅为去年的一半到三分之二之间。由于国内成品油价格伴随着原油价格下跌,并且下游终端呈现观望态度,汽油添加MTBE的需求有所下降,这也是影响甲醇需求边际的最主要因素。”国投安信期货分析师李国扬向期货日报记者分析说

  此外,记者了解到,甲醛价格伴随着甲醇价格走弱,部分厂商反馈由于天气转冷、下游黏胶需求下降,包括临沂在内的多套甲醛装置面临停工压力,或对山东甲醇企业造成一定冲击。对于新兴需求而言,尽管受到甲醇价格大幅下跌的影响,MTO工厂利润修复比较明显,但是因天气转冷、下游需求不振,停产的MTO装置短期重新开工的压力较大

  就一个地区而言,除了供需格局外,贸易格局也需要重点关注。谈及贸易,此次调研的鲁北地区是一个与港口完全不同的市场,物流运输主要依靠汽车,几乎不存在船运,偶尔出现铁路运输,庞大的化工产业集结地和车队构成了鲁北地区的甲醇贸易市场

  “与港口相比,一是鲁北地区的下游较为分散,炼厂、精细化工厂有40多家,但是每个下游工厂对甲醇的需求量都不大,无法形成港口烯烃式的一家独大格局;二是鲁北地区下游需求总量十分庞大,能够超过港口三个烯烃工厂的规模;三是鲁北地区下游需求季节性明显,在夏秋汽油使用旺季,对甲醇的需求极高,而冬季的需求又相对变少。”受访企业表示

  在期现结合端,由于内地甲醇市场走势与港口和期货并不完全一致,加之鲁北地区的巨大用量,并且不存在交割库区,使得鲁北地区和西北地区的联动与期货走势差异明显。然而,鲁北地区巨大的定价权和话语权不存在与期货的关联和相互制约,鲁北地区对甲醇期货的参与也就相对较少,由此形成了自有特色的产销环境

  据记者了解,虽然今年甲醇价格剧烈波动,但是其走势相对平稳,长涨与长跌时段贸易商并未受到明显冲击,贸易商通过上游拿货锁定价差供货下游的方式,决定了只要价格不在短期出现反复的大涨大跌,贸易商所受的冲击就相对较小。当然,甲醇价格波动使得下游企业对囤货变得十分谨慎,更多表现为按需采购,锁定利润,这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投机需求,使得下游库存降低

  “在今年下半年甲醇的大涨大跌行情中,普遍存在着由于下游需求下滑造成采购价格较低,而上游西北地区外销量有限,对市场供应偏少,价格却坚挺的风险。另外,由于运费上涨,造成了中间商利润急剧下滑,生存困难。”于芃森向期货日报记者表示

  面对这样的风险,山东部分贸易商采取通过期货建立虚拟库存,或通过预销售等方式来规避风险,但是实际效果欠佳。“这主要还是鲁北地区巨大的用量与西北地区形成了完全不同于港口的独立市场,多次出现港口期现价格同步下滑,但是内地价格走强的情况对部分贸易商造成了双重损失。不过,整体来看还是能够规避掉一定风险,期货工具也逐渐被本地区的贸易商和下游企业认可。”于芃森说

  然而,没有使用期货工具的贸易商则采用了传统和创新式的规避风险方式,比如,通过在厂家建立库存、在物流建立流动库存、在下游建立虚拟库存等方式,规避可能存在的价格波动风险,并取得了一定成果。不过,由于这套完整的现货风险规避体系比较繁琐,而且资金需求量极大,并不是所有贸易商都能够实施的

  对于甲醇的这轮下跌行情,有贸易商感叹:幸亏能在期货上提前锁定部分高位库存的销售价格,期货盈利能够弥补大部分的现货亏损,不然现货价格快速下跌的风险可能会使企业遭受重创

  实际上,在这一过程中,不同类型的企业在面对市场风险时,决策也有所不同。生产型企业面临原材料和产成品双向价格波动的风险,贸易商则面临库存管理风险,无论何种风险,企业对风险管理工具的需求都极为迫切

  其一,北方贸易商在传统贸易形式上“求变”。据了解,一直以来北方贸易商偏好于单边式操作,看涨就增加拿货量,看跌就预先销售,由此带来的问题是“追涨杀跌”。然而,今年传统贸易商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大,一方面是工厂长约货的占比越来越大;另一方面是传统贸易商数量增加,市场竞争比较恶性。因此,贸易商愈发认识到运用衍生品工具进行风险管理的重要性,也将甲醇期货价格作为市场构架中的重要元素。比如,在熊市行情中,如果企业只剩下现货“一条腿”走路,容易带来“多头踩踏”的问题。如果行情下跌,谁都想加速出货,企业一旦运用了期货保值,便可以相对锁定成本或销售利润,从而稳定企业经营。目前北方贸易商冲破了传统理念,开始用期现结合的思路探求贸易模式上的与时俱进

  其二,生产型企业风险管理的“系统化”。调研团此次走访的均是当地具有代表性的企业,企业具备一流的技术水平和管理水平。目前来看,地炼企业已经构建了完备的风险管理理念,不再视期货为“洪水猛兽”,而是推行“全员期现”的思维模式,以企业的价值管理即净头寸管理为核心,推进企业期现结合。比如,从炼化线条产品的风险源头原油来核算风险敞口,通过油价套期保值;也可以根据企业的炼油产成品来组合,类似于产能套利,买原油空沥青,对裂解利润进行保值;也可以做上下游联动套保,如成品油库存的保值等

  “企业通过管理结构的优化、期现套利和套保的实现,形式相对灵活,运用正确的期货理念,实现从定性到定量的套期保值管理。”该地链企业期货部相关负责人表示

  “从此次山东行了解到,企业对于甲醇期货的考量不仅停留在参考定价的层面,而且成为企业进行风险管理的有效手段。”光大期货能化总监钟美燕认为,对于企业而言,风险管理不是一句空话,尤其是在价格出现大起大落的市场。她说:“企业能通过期现结合来平滑经营管理风险,这对于风险敞口的评估非常重要。企业需要从客观实际出发,量身定制风险管理方案,这样一来,期货市场也能做到真正为实体企业服务。”

更多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