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醇甲醇调研:内地需求难挑大梁 成本支撑关注

更新:18-11-30 08:32     点击:
  • 品牌:
  • 型号:
产品介绍

  此次调研路线沿鲁西—鲁北—鲁中进行,调研企业涵盖上游生产商、中游贸易商及下游消费企业,意在探讨鲁中北地区甲醇产业格局以及醇醚燃料、MTBE和甲醇制氢等下游的最新动向

  鲁北甲醇需求虽未出现断崖式下跌,但整体低迷:鲁北地区集聚的地炼关联着大量MTBE与甲醇制氢需求。目前山东地区成品油产销状况不佳,MTBE表现低迷、甲醇制氢领域也受到拖累。同时,据多家贸易商反映,今年山东地区醇基燃料需求同比明显下滑

  内地甲醇生产暂稳,市场开始关注成本支撑问题:目前鲁中北区域的甲醇生产基本维持稳定,不过此轮大幅下跌过后,市场开始关注低价对生产端的影响。一方面,部分氨醇联产厂商会考虑降低甲醇的产出比例;另一方面,内地煤制甲醇在盈亏平衡线以下可能会出现降负或停产现象。根据理论成本估算和调研来看,2400元/吨附近是当前煤制甲醇的完全成本线,也是市场重要的心理关口

  经历了30%的下跌行情过后,甲醇产业链利润已经完成了由上游向下游的让渡。本周进口货源延迟到港等因素令恐慌情绪缓解,甲醇期货主力在2400元/吨上方呈现阶段性企稳态势,只是在中原乙烯与浙江兴兴重启等重大利多因素出现之前,甲醇市场的偏宽松格局仍是隐忧,短期预计期货主力合约在(2400,2600)元/吨区间震荡,建议投资者等待逢高抛空机会

  此次调研走访企业集中在山东中北部区域,并没有涉及其他地区,提醒投资者注意调研结论可能因样本较少而有所偏差

  山东地区既是国内甲醇主产地也是重要的消费地,同时还是连接西北、华北、关中、河南与华东港口的中间地带,近年来山东甲醇市场在内地的影响力始终不减

  山东甲醇市场可以分为中北部和南部两个市场,鲁中北甲醇供给包括当地货源和省外流入,省外货源主要来自于内蒙、山西和关中等地,当地甲醇下游主要以MTBE、甲醇制氢以及精细化工等用途为主;鲁南甲醇工厂较多,同时临沂地区是甲醛产业的集聚地,山东联泓与阳煤恒通MTO装置投产后,鲁南供需格局趋于平衡,与华东地区联系更为密切。此次调研区域集中在山东中北部区域,调研路线沿鲁西—鲁北—鲁中进行,调研企业涵盖上游生产商、中游贸易商与下游消费企业,意在探讨鲁中北地区甲醇产业格局以及醇醚燃料、MTBE和甲醇制氢等下游的最新动向

  一般来说,市场习惯于通过甲醇制烯烃(MTO)路径理解甲醇与原油的联动性,然而值得关注的是,MTBE与甲醇制氢需求与炼油行业密不可分,油品市场表现或者说裂解利润直接关系到这部分需求的强弱,从而强化了甲醇与原油的关联度

  甲醇制氢工艺具有投资低、无污染、成本低等优点,是中小规模制氢的最佳方法,近些年来,山东地炼崛起,炼厂在传统的干气制氢、油制氢、天然气制氢和煤制氢之外,也在大量采用甲醇制氢路线作为油品升级的氢源。甲醇制氢在国内甲醇需求结构中虽然暂时占比不大,但自2015年以来的增量值得关注

  此外,市场往往将MTBE需求看作相对稳定的下游,但事实上其季节性波动通常被市场所忽略。今年夏季山东甲醇现货市场一度表现火爆,其中原因之一在于当时汽油需求处于旺季,MTBE利润也处于历史高位,从而对于高价甲醇原料的接受度也就较高。然而,近期随着原油价格的下跌,炼厂裂解利润普遍不佳,汽油消费步入季节性淡季,当地MTBE市场明显表现出需求下滑的问题

  国内MTBE消费以调油为主,2017年国内MTBE表观消费量在1200万吨左右(折合甲醇440万吨),其中,用于调油的量占总消费量的95%,化工用占比仅为5%

  基于统计局数据来看,2018年1-10月国内汽油累计产量达1.16亿吨,同比增长6.7%,然而根据1-9月汽油出口量同比增长超40%来估算,国内汽油消费增速只是继续维持在2%-3%的水平。更为关键的是,今年7-10月间汽油产销乃至MTBE盈利状况都较好,然而进入11月以来,汽柴油产销状况转向负面

  调研中了解到,目前山东地区成品油库存居于年内峰值水平,伴随着国际油价的持续回落,成品油销售环节趋于去库存,加之汽油消费进入季节性淡季,MTBE领域表现低迷。调研中多家炼厂配套MTBE装置开工率仅为50%,与资讯网站的周度开工率变化基本契合。据我们估算,近期MTBE行业的开工率较9月底的峰值水平下滑约10个百分点,相当于甲醇月度需求下滑7万吨左右,并且根据成品油产销状况以及季节性来看,预计MTBE领域的需求有进一步走弱的可能

  氢气是现代化炼油厂不可缺少的原料,广泛应用于产品的碳氢调节,脱除硫、氮以及金属杂质。炼油厂的加氢裂化、汽柴油加氢、润滑油加氢、蜡油加氢、渣油加氢、航煤加氢等油品生产、精制装置均有氢气消耗

  为满足油品升级趋势,近年来山东地炼的加氢需求增加。一般炼厂可以采取干气制氢、天然气制氢、煤制氢以及甲醇制氢等工艺获得氢气,不过干气制氢会受制于炼厂富余干气不足的问题,煤制氢新增项目存在产业政策限制,天然气制氢也会存在管输设施欠缺或是采暖季成本过高的问题。相对而言,甲醇制氢具有投资低、无污染、产业政策制约少等特点,因此自2015年以来山东地炼采用甲醇制氢路线作为油品升级氢源的现象较为普遍

  据我们不完全估算,目前国内甲醇制氢项目消耗的甲醇已经达到300万吨/年左右,尤其是2016-2017年间,地方炼厂集中新建了不少新增甲醇制氢项目,由此构成了增量甲醇需求的重要组成部分。据调研了解,2018年甲醇制氢新建项目放缓,后期甲醇制氢仍有增长潜力,但能否再现集中投建浪潮取决于国内成品油质量升级的步伐。2017年1月1日开始,全国实行国五排放标准;而据业内人士推测,国家预计于2019年1月起,全国实施国六汽柴油标准,鉴于甲醇制氢项目的灵活性和经济性,我们长期看好甲醇制氢领域的增长潜力

  短期根据鲁北地区的调研来看,目前配套甲醇制氢项目的炼厂基本维持正常甲醇原料采购以保证制氢需求。不过近期地炼普遍反映了成品油的销售压力和加工利润方面受到的冲击,在库存和经营压力之下,如果炼厂阶段性降负,则甲醇制氢领域也将受到拖累

  醇基燃料需求难以定量统计,通过多家贸易商的定性观察来看,今年山东地区醇基燃料需求同比明显下滑。2017年醇基燃料需求的爆发主要源于各地大力推进“煤改气”所致,今年取暖烧煤等产业政策明显松动,天然气供应准备也较为充分,因此今年醇基燃料需求在餐饮领域的应用基本稳定,但冬季取暖等方面的应用明显不及预期,整体醇基燃料需求较2017年出现下滑

  根据鲁北区域的甲醇生产企业调研来看,目前内地甲醇生产基本维持稳定,不过此轮30%左右的下跌过后,甲醇期现货价格相对原料价格已经跌至相对低位,市场开始关注成本支撑对市场的影响

  我们基于两个层面理解低价甲醇对生产端的影响,首先,相对合成氨或是煤制乙二醇而言,近期生产甲醇的经济性变差,因此部分合成气共用的生产企业会考虑调整甲醇与合成氨等产品的产出比;其次,内地煤制甲醇在盈亏平衡线以下可能会出现降负或停产现象

  11月以来,甲醇相对合成氨在生产盈利性层面的竞争力持续降低,基于盈利考虑生产企业有动力调低甲醇产出比例而调高合成氨等产品的产出

  在此次调研的3家甲醇生产企业中,都存在或是氨醇联产或是合成气共用的现象,但具体可调节空间各有不同。其中,利用合成气多头联产的企业A在前期已将合成气优先保证乙二醇和液氨的生产,进一步可调整的空间不大;另据调研了解情况来看,氨醇联产工艺氨醇比例的调整空间在20%以内,部分合成气共用的氨醇比例的调整空间在10%左右。据我们不完全估算,氨醇比例调节可削减甲醇产量3-6万吨/月

  近期煤炭价格相对坚挺,国内煤制甲醇的生产利润急剧收缩,目前已经到了关注成本支撑的水平。虽然按照山东、内蒙等内地现货价格估算,当地煤制甲醇仍有200元/吨左右的利润空间,然而按照MA1901合约反向折算内地价格估算,煤制甲醇已经在完全成本线附近

  回溯历史表现来看,当前煤制甲醇盈利状况已经接近历史低位,只是较历史最差情况约有200元/吨左右的空间,这也刚好相当于完全成本到边际成本的空间

  考虑到煤制单醇的煤气化000968股吧)环节可以分为固定床、水煤浆和航天炉,我们的生产成本估算更贴近于水煤浆和航天炉的生产情况,而固定床工艺的生产成本可能偏高100-200元/吨。由此角度来看,期货盘面2400元/吨附近是当前重要的心理价位,因其不仅是主流煤制甲醇的完全成本线,同时也是部分高成本产能的现金成本线、鲁中北地区库存水平偏中性

  在甲醇下跌行情中,鲁中北地区的中下游企业有意维持低库存操作,同时观望情绪浓重。然而目前正值冬季,北方的大雪等天气因素会增加道路运输的不确定性,为保证安全库存,近期多数下游企业已经提升甲醇原料库存至中等水平。整体来看,鲁中北地区中下游甲醇库存偏中性

  (1)、企业基本情况:企业是山东地区大型煤化工企业,依托煤气化平台,企业可以实现液氨、乙二醇以及甲醇等产品的多联产。企业共有175万吨甲醇产能,其中100万吨新装置于2017年10月投产

  (2)、甲醇实际产量依托其盈利竞争性调节:企业甲醇名义产能虽有175万吨,但新装置相当于产能置换的效果,在合成气有限的情况下,企业会优先利用加工成本更低的新装置进行生产。更为关键的是,企业的合成气使用会综合考虑盈利竞争性和经营情况,在液氨、乙二醇以及甲醇产品间调节。近期下游产品排序依次是液氨、乙二醇与甲醇

  (1)、企业基本情况:企业是山东地区甲醇生产型企业,甲醇年产能合计95万吨。其中,35万吨老装置为氨醇联产工艺,60万吨新装置采用的是煤制单醇工艺,于2017年8月正式外售

  (1)、企业基本情况:甲醇年产能75万吨,全部外销,2个厂区,4套装置。全部产能为煤制单醇,只是合成气会氨醇共用,一般合成氨与甲醇调整空间不足10%

  (1)、企业基本情况:企业位于鲁北区域,是一家大型民营炼化企业,拥有120万吨/年常减压蒸馏装置、85万吨/年催化裂化装置以及延迟焦化等炼油产能。目前企业主营为炼油产业,后期寻求发展化工产业,期望化工产业与炼油产业比肩。企业的MTBE、烷烃脱氢以及气分装置均需用到甲醇原料,常态情况下,甲醇需求量在300-400吨/天

  (3)、成品油销售状况不佳拖累甲醇需求:近期受成品油销售状况不佳影响,企业的甲醇需求降为100-200吨/天。此外,调研中普遍反映MTBE盈利不佳状况明显,鉴于成品油高库存以及汽油消费即将进入淡季, MTBE领域对于甲醇的需求难以看到增量。MTBE领域的低迷不仅受制于油价,同时受制于调油领域产业政策调整等诸多问题

  (1)、企业基本情况:企业位于山东炼化行业重地东营,以基本有机化工产品的生产、销售为主营业务。企业的MTBE以及部分精细化工产品需要以甲醇为原料。常态情况下,企业甲醇需求量在300-400吨/天,高峰时用量在500吨/天

  (1)、企业基本情况:企业位于山东炼化行业重地东营,下属2家炼油厂合计500万吨一次原油加工量,同时涉足精细化工和氯碱化工600618股吧)。企业MTBE路径使用甲醇原料较少,日用量仅在70-80吨/天,主要是甲醇制氢路径使用甲醇原料,新的甲醇制氢装置调整至满负荷后,甲醇日用量将达到700-800吨/天

  (2)、甲醇制氢领域有增量:据企业介绍,随着国内油品升级,柴油加氢与汽油改造加氢所用到的氢气量增加,一般来说,地炼可以采取干气制氢、天然气制氢以及甲醇制氢等工艺获得氢气,不过企业受制于天然气管道设施欠缺,同时完全依赖干气制氢也存在炼厂富余干气不足的问题,因此近年来企业新投建了甲醇制氢项目

  (1)、鲁北地区贸易格局:由于上游生厂商通常采用“先款后货”销售方式,而下游消费企业一般采取“先货后款”的方式,因此贸易商在中间起到连接纽带的作用。鲁北地区贸易商一般从内蒙古、陕西等西北地区拿货,主要销往鲁北、鲁南下游工厂。近年来,上游厂商与大型下游工厂都在尝试增加长约采购的比例,加之不断有新贸易商加入市场,因此鲁北地区传统贸易商面临严峻竞争形势

  (2)、贸易商观察到醇基燃料需求下滑:醇基燃料需求难以定量统计,通过多家贸易商的观察来看,今年山东地区醇基燃料需求同比明显下滑。2017年醇基燃料需求的爆发主要源于各地大力推进“煤改气”所致,今年取暖烧煤等产业政策明显松动,天然气供应准备也较为充分,因此今年冬季北方醇基燃料需求并未出现额外增长,基本仍以餐饮用途为主

  (1)、港务公司基本情况:调研港务公司位于东营港,2017年9月正式运行,主营仓储物流,涉足汽油、柴油,甲醇,二甲醚,MTBE,石脑油及液化气等20多种产品

  目前,鲁北地区甲醇采购一半以上来自内蒙等西北区域,另有山西、河北、陕北以及关中货源补充,汽运物流闭环自成体系。此次调研中,我们了解到炼厂集聚地的史口火车站可以接甲醇专列,而东营港的港务公司也开始涉足甲醇集港外运业务,可以看出,鲁北地区的汽运、船运与火运的物流通道全部打通,未来将发挥更大的影响力

  经历了30%的下跌行情过后,甲醇产业链利润已经完成了由上游向下游的让渡。目前甲醇各下游行业加工利润均已好转,只是甲醛、MTBE等传统下游终端需求低迷,同时部分停车MTO装置暂无停车计划,即盈利的修复尚未引发需求的复苏。另一方面,甲醇上游利润已被压缩至临界值,根据理论成本估算和调研来看,2400元/吨附近是煤制甲醇的完全成本线(根据当前煤炭价格估算),2200元/吨附近是煤制甲醇的边际成本线,目前市场开始关注盈亏平衡附近国内生产环节是否会发生调整,从而帮助解决沿海市场高进口、高库存的问题

  2400元/吨是目前甲醇市场的重要心理关口,本周进口货源延迟到港等因素令恐慌情绪缓解,由此甲醇期货主力呈现阶段性企稳态势,只是在中原乙烯与浙江兴兴重启等重大利多因素出现之前,甲醇市场的偏宽松格局仍是隐忧,短期预计期货主力合约在(2400,2600)元/吨区间震荡,建议投资者等待逢高抛空机会。中线来看,如果油价或宏观层面的影响迫使甲醇跌破2400元/吨的重要支撑位,而供应端又未及时调整,那么甲醇期价可能进一步下探至2200元/吨一线、风险提示

更多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