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醇双重风险因素叠加 甲醇深跌有迹可循

更新:18-11-17 07:59     点击:
  • 品牌:
  • 型号:
产品介绍

  这段时间,甲醇从3525最高点跌到现如今2750以下,跌幅20%以上,具体什么因素导致如此巨大的行情,我们来细细深思

  进入8月,所有化工品都迎来了春天,甲醇也突破3000开始步步高002251股吧)升。如下表所示,8月份化工上涨的逻辑在于人民币贬值,原油主导下的板块轮动所致。差异之处在于产品涨幅不一,PTA为首(货源紧张),沥青(原油)、甲醇(冬季限气及环保)次之

  然而,进入10月,原油率先下跌,随后PP、塑料、甲醇及黑色系陆续全面下跌,宏观风险逐步显现,化工品种前期因利好因素过渡膨胀的,均重回原点,甚至落入更低点。此次下跌主要系宏观因素下板块轮动带来的商品普跌

  冬季限气跟环保的因素对甲醇的影响已经炒作两年,一六年四季度,从2000涨到3000,一七年四季度,从2500涨到3200,今年进入八月份,甲醇就被预先炒作,提前突破3000,最高冲到3500以上

  纵向比较而言,冬季的限气(包含检修)因素,去年10月份影响90万吨产能,今年10月只影响60万吨产能,影响力缩小30%

  环保因素影响的焦炉气甲醇,从今年四月的高峰开始,一直到后续,都是逐步减弱,呼声过高的环保因素,其实在第二季度开始,就已经逐步兑现

  上下游利润的天平从来不会永倾一方,失衡过度必会回归,当内地甲醇价格超过3000时,生产工厂存在500~1000之间的利润,观望下游,在原油持续上涨的前提下,醋酸暴利,甲醛、二甲醚仅存微利,占据下游之首的烯烃,沿海工厂利润为负,最后导致被迫停车

  回观历史数据,近几年的甲醇均价都在3000以下,2018年两次冲高至3500以上,历史新高的位置,可能会存在,但是很难持续

  利润不均往往是行情不能持久的重要因素,尤其在原油,宏观共振之下,一定会成为引爆行情的导火索

  2018年,国内新产能除CTO外的投放接近400万吨,国际投放340万吨(美国OCI175万吨,伊朗marjiang165万吨)。超过700万吨的新产能投放,长期性的对甲醇上涨造成巨压

  截止到上周末,华东华南总库存是81.2万吨,相比去年同期库存60.8万吨增加了20.4万吨,增幅25%

  库存的增加,一方面来自伊朗的新产能释放,一方面来自港口烯烃厂家停车的积累,库存此时的积累,形同雪上加霜

  众所周知,甲醇自从期货上市以来,金融属性越来越强,所谓金融属性的变化,也是人性的变化。对于甲醇的行情,除却供需跟逻辑外,市场的情绪跟心态对行情的演变极其重要,回想这波行情,3500的时候,市场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很多人对未来充满了憧憬,都在梦想重复去年的故事。然而短短的几周时间,期货跌了700多点,现货下滑600—800元不等,所谓的利好还是存在,所谓的库存增加有限,因为人的情绪变了,心态变了,随之行情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此时,期货的金融属性在此体现的淋漓尽致

  回到当下,很多商品都是呈现恐慌性下滑,后续原油跟宏观如果没有继续恶化的前提下,此时的甲醇切忌追空,防止后续基本面所谓的利好逐步呈现,从而带来大级别的反弹

更多产品